联系我们   招贤纳士  

在小资管群里,探索社区商业的未来

高和畅·2020年08月27日

 
一场疫情打破了全球的节奏,也让“社区”这个概念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
 
在疫情后,我们组建了“上海小资管星球”这样一个微信群,正在慢慢把所有在上海从事社区商业上下游产业链的优秀专业人士集结起来,产业链上包括政府尤其是街道一级的部门、公有制的业主方、商业运营商、社会组织、设计师、供应商等。
——郑萍
 
 
 
 
 

 

01 

这个群的首要目标是  

通过交流,打破思维里的各种“墙”

 
高和畅从2017年底开始,进入了沿街商铺和社区商业这个细分领域,虽然是高和资本孵化的创新平台,但出于我自身的兴趣以及对自己专业能力的判断,选择了沿街商铺这个当时对资本市场来说相对较为“冷门”领域。
 
可能也正是因为相对低的起点,得以安安静静的用一个门外汉的角度来看待这一市场,为了配合投资,也花了一些时间做了不少市场调研。
 
社区商业绝大部分不是购物中心
 
我们发现,作为全国线下商业最发达的城市,上海大约8000多万方的商场店铺存量面积中,只有约2000万方是2万平米以上的购物中心,剩余的6000多万方,基本都是散的、小的、没有什么管理的商业形态;
 
近10年新增的商业面积,主要为购物中心这一形态,上海常住人口人均商业面积从2010年的2.4平米每人,到了2018年底的3.4平米每人,大量新增的空间供应和外部电商的冲击,使得上海的商圈激增、辐射半径下滑,购物中心同质化严重、竞争越来越激烈;
 
 
2015-2018年北京、上海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对比
 
但同时,上海的网购率又给了我们极大的惊喜。根据统计局的数据,2018年底,全国的网购率为23.6%,北京的网购率超过22.4%,然而上海的网购率仅为11.9%,上海11.9%这个数据背后的贡献,恰恰来自这些6000多万小的、散的的街头商业,而这些,大部分就是社区商业。
 
社区商业也绝不仅拘泥于社区附近的商业物业
 
小资管星球在8月19日上周三举办了第一次线下交流活动,这次活动的承办方是上海善行文化,作为第一个分享的球友,创始人钱政东为大家讲述了善行的故事。
 
 
善行创始人钱政东为大家分享善行的故事
 
这是一家围绕社区提供服务的社会组织,推出了“CCP——社区连接公益”的理念,5年来深耕上海社区,从“调研咨询”锚定社区居民实际需求、“设计建设”营造社区公共服务空间、“培训运营”和“服务活动”在有限的实体空间内注入多样的内容、活动和服务。基于互联网和大数据技术,用“公益”和“志愿”两个抓手深度服务了300多万上海居民,400多个社区空间。
 
譬如社区的老年人需要家政,但老人的习惯又不舍得买3个小时,但对于家政来说,一家服务1个小时效率低下,没人愿意接单。在这样的情况下,善行联络了家政公司,为同一个社区的老年人推出了“1小时”家政的服务,既解决了老年人的需要,又提高了家政阿姨的营利效率。
 
又譬如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全民在网上抢菜,但这对社区的老年人来说极不友好,于是善行就联络了生鲜供应商,推出了好几款30元菜品组合,通过志愿者送菜到居民家门,是疫情期间唯一可在社区内提供“送货上门”服务的团队。
 
 
疫情期间志愿者送菜到家
 
除了源自浦东大表弟的“善行”,还有源自静安老张的“安心坊”,这两个社会组织并不从事社区商业,不拘泥于空间的占有,围绕着居民的需求提供了一系列的或公益、或商业的服务。这两个案例,为所有社区商业的从业人员打开了一个新的视角。
 
 
 
 
 

 

02 

这个群的第二目标是

 

通过协同,为社会创造更大的价值

 
这次疫情,在某种程度上也在提醒大家“人类的有限和渺小”。
 
大的世界环境和小的经济环境都和十年前不一样了,资本时代慢慢转型为运营时代,现在是逼着先守好自己一亩三分田精耕细作提高竞争壁垒,只有活下去才有资格谈未来的开疆扩土。
 
对商业运营商来说,第三、四季度,或许才是真正揭开2020年残酷一面的时候,消费者对未来的预期、已被疫情改变的消费习惯,以及疫情可能再次袭击的不明前景,都是悬在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都说要抱团才能取暖,可怎么样才能抱团呢?
 
协同首先要看到和尊重彼此的价值
 
虽然也有几个头部企业,但其实在上海的沿街商铺、社区商业这个领域里,包括租户在内全都是中小企业,尤其绝大多数是小微企业和个体户(当然业主除外)。初步掐着手指算了算,上海头10大企业加起来市场占有率大概不会超过1%。以上周三小资管星球线下活动的第二个分享嘉宾上海冠海为例,作为上海排名前三自由生长起来的社区商业品牌,已经是行业中的佼佼者,但截至目前,“棠人”的管理面积也就大概10万平米,和大的购物中心品牌还是没法比。
 
 
冠海负责人青青与大家做分享交流
 
既然是小微企业,那么他的产品和服务也一定有不完美的地方。
 
但存在就有它的合理性。
 
譬如说二房东,虽然运营能力和专业团队相比有一定差异,但二房东在解决各种地头上的问题有绝对的专业积累,这就需要被看见和被尊重。
 
譬如说运营团队,原来街铺二房东只管招租和收钱,但现在的大环境,盲目开店的人少了,商家难赚钱付租也是有心无力,这时候,商业定位、动线设计、租户组合和招商、运营管理就变得非常重要,而这需要专门干这个的运营团队。都是成长中的小企业,谁也别想把事情全都自己干了,钱都自己赚了。
 
协同不能没有危机感,需要专业支撑 
 
前几天听孙周兴教授说,“可交换价值”是人类痛苦的来源,但也是社会进步的标志。市场交换归根到底是理性的,情感有价值,但也仅在一定范围内。从市场运作的规律来说,作为个体/企业需要不断加强自身的专业支撑,靠信息不对称赚钱的时代,终究是要过去的。换句话说,从今天开始,将时间都用来投资自己的专业项,把协同都交给合作方,不断加强自身的竞争壁垒,不失为一个最佳的发展路径。
 
很高兴的看到在小资管星球的很多朋友,早就开始这么干了。 
 
协同一定要看到更大的愿景,最终是解决社会的问题
 
放在今天这个大环境下,社区商业有着更重要的社会价值。 
 
上海市市委常委会今年6月的会议,把包括社区治理和旧区改造这两项工作放在了6大重点之中。可以看到,无论是此前习大大提出的“城市是人民的城市、人民城市为人民”、还是“推动城市治理的重心和配套资源向街道社区下沉”,其最终目标都是为了解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社区商业作为连接社区居民的空间纽带,其天然有潜力成为参与社区治理的最佳市场力量之一(其他几方包括政府、社会和居民);另一方面,上海社区商业中70%为非连锁的小微企业、夫妻老婆店(下沉市场这一数据更大),根据日本的经验,特别需要政府和相关组织来有序引导和扶持,在中国,社区商业运营商也天然可以承担起这一角色。 
 
无论是配合政府做好社区的治理,还是帮助商户提供更为优良的营商环境,亦或是服务居民所需的优质产品和配套服务,最终,社区商业是站在社区的中心,连接各方的关键所在。
 
如果能够放到这样一个高度来理解和执行协同,相信会更容易皆大欢喜、生意长长久久。
 
 
 
 

 

03

 

写在最后

 
我的老家在杭州余杭,这几年余杭因为未来科技城和“绿码”,逐渐的为大众所知。前两天在朋友圈看到家乡青山村的一个视频,青山村的建设还有我高中同学的一份心血。这次疫情或许也开始唤醒了很多人内心真正的向往,而未来的社区,未来的乡村,应该就是重新定义生活和工作的地方,什么是幸福,什么是成功,下个10年的答案不再一样。
 
 
青山村一滴水的未来
 
波波取的名字叫小资管星球,欣蓝画的logo,特别喜欢“小”这个字。或许因为是女性,在我心里,天下大事和我没什么关系,最重要的都是些小事——家人和宠物的身体是否健康,居住的环境是不是舒适,吃的东西干不干净健不健康,共处的同事和合作伙伴合不合的来,是不是可以为这个社会做一些小小的贡献,周末要不要找三五好友去郊区散散心,这些全都是大事。
 
在社区和社区商业中也是,好的资管、商管、物业公司,强就强在琐事管理。
 
在大时代,让我们从把小事做好开始。
 
大悦春风里
大悦春风里
融中心
融中心
高和·欧陆广场
高和·欧陆广场
新街高和
新街高和
静安高和大厦(中华企业大厦)
静安高和大厦(中华企业大厦)
高和云峰
高和云峰
高和蓝峰大厦(丹阳大厦)
高和蓝峰大厦(丹阳大厦)
隐私声明   法律讯息   ©高和资本版权所有  津ICP备10201266号